相关文章

与波音、空客争锋 中国大飞机要从西安起飞

来源网址:http://www.sxxyzl.com/

  提到西安,一般人会想到千年古城,历史悠久。但是,也许出乎你意料的是,西安还是中国航空工业基地,超过三分之一的中国航空科技与制造力量集中在这座古城。

  如果将中国的航空工业比作电影,套用西安阎良国家航空产业基地管委会主任金乾生的话说:“西安就是电影里的一号男主角。没有西安也就没有中国的航空业,中国航空业的未来在西安。”

  作为中国目前唯一的国家级航空产业基地,阎良国家航空产业基地本身也显示出西安在中国航空科技以及制造业所扮演的角色。陕西省正在倾力打造中国的航空基地,希望与美国的西雅图看齐,将西安建设成为中国的西雅图。

  发展大飞机的最后机会

  最近,中国政府通过了“大型飞机研制重大科技专项正式立项”,同意组建大型客机股份公司,力争在2020年生产自己的大飞机。

  谈到中国的大飞机计划,金乾生日前对本报记者表示:“这是中国发展大飞机的最后机会,现在如果再不做,以后就没有机会了。”

  他解释说:“目前中国航空业发展进入了爆炸性增长阶段。每年,中国都要花巨额外汇进口大型客机,如果我们再不生产自己的大飞机,再过20年,中国对飞机的需求就不会像今天这么大,那时再想自己生产大飞机就太迟了。”

  根据中国海关提供的统计数字,去年中国进口295架飞机,金额为57亿美元;未来20年内,中国需添增2300多架新飞机,价值高达1830亿美元,成为仅次于美国的全球第二大航空市场。

  体制是主要问题

  在分析大飞机面临的问题时,金乾生说:“主要问题还是体制。现在几乎所有航空科研、生产都是国有企业,条块分割,力量不集中。要实现大飞机计划,就要改变目前的体制,让民营企业加入,使得机制变得更加灵活。”

  中国第一架客机“运十”副总设计师程不时,对于体制的障碍有切身体会。早在上个世纪80年代初,“运十”就上天,飞到了中国几乎所有的省市。但是,后来因为体制的原因,这个项目一搁置就是快30年,因而拉大了中国与美国、欧洲国家在科技上的距离。

  他说:“我们把‘运十’搁置后没有走创新为主的道路,以至航空路越走越窄,50万人的从业队伍慢慢陷入困境——设计飞机的去绘制各地交通图了。这是人才的浪费、时间的浪费、民族精力的浪费。”

  谈到中国大飞机计划在技术上面临的困难,程不时说:“中国研制大飞机的技术门槛不用讨论,37年前就实现了,当时我们就进入了世界四大研制大型飞机俱乐部(美国、前苏联、欧共体和我们)后来我们退出来了。”

  目前70%投资来自民营企业

  要发展大飞机就需要大量国内外资金的投入,眼下,西安阎良国家航空产业基地正在积极吸引国内外企业和项目进入基地。

  金乾生说,目前在西安阎良国家航空产业基地投资的70%企业来自民营。“这个现象令人兴奋,说明民营企业打破了国营垄断,开始进入航空业。它们为航空业注入了新鲜血液和动力,在中国实现大飞机的过程中扮演一定的角色。”

  他说,制造一架波音747客机大约需要100万个零部件,需要上万个企业提供,中国目前的航空实力还不能完全满足制造大飞机的需要。“中国必须借重外资和民营企业,才能促成大飞机的研制。”

  中国国防科工委刚刚出台的《关于非公有制经济参与国防科技工业建设的指导意见》表示,国家允许并鼓励非公有制企业参与军工企业的股份制改造。金乾生预计,民营资本必然会以多种形式参与大飞机项目;他们可以通过参股、控股、兼并和收购等形式实现大飞机项目的市场化研发。

  嗅觉灵敏的民营企业早就看准了航空业这个巨大市场。从去年开始,它们就大举进入阎良国家航空产业基地,投资于航空零件的加工与生产。

  金乾生说,民营企业主要来自江、浙一带。被称为“中国犹太人”的浙江温州人已经捷足先登,目前他们正寻求与巴西等国航空制造力量合作,生产直升机。4月6日在西安举行的“西洽会”上,展示了一架名为“巡逻兵”的新型直升机,吸引了许多目光。这直升机就是由阎良航空产业基地制造的。

  今年3月30日,中国自主研制的第一架支线飞机ARJ21在上海正式总装。虽然没有进行大张旗鼓的宣传,但是它还是引起了媒体的高度关注。因为这标志着中国政府确定的“先支后干”的研制路线——即先发展支线小飞机,再发展干线大飞机——正在按计划推行。

  早前,媒体报道整个大飞机项目落户西安和上海。金乾生表示“说法并不准确”。目前确定的选址仅是指总装部分,这一部分占大飞机组装总工作量的4%~5%,大部分零件仍需要通过全国甚至全球各个零部件供应商采购获得。

  他说:“这就好比生产一辆小汽车需要几万个零部件、几十家企业才能完成。而飞机则需要几百万个零部件,几万家企业的配套供应才能完成,因此,这个选址只是指总装部分。目前,中国航空产业的相关配套企业总数不过100余家,虽然也有类似宝钛集团的零部件生产大型企业,但是要想独立完成大飞机项目及配套服务也同样需要以国际市场为导向,进行更为深入的体制创新和国际合作。”

  希望新加坡公司进驻基地

  程不时曾经说:“飞机制造就像金字塔,组装在最底部,研发才是顶部。”这句话正好道出了西安为何在中国大飞机制造中扮演最重要角色的原因。

  金乾生说,由于历史的原因,中国将航空公司的研发力量集中在西安。超过三分之一的研发力量集中在阎良,名为“飞机城”。这里几乎所有的机构都与航空科技有关。

  他给出了一列名单:中航第一飞机研究院、中国飞行试验研究院、西安飞机工业(集团)有限公司、陕西飞机工业(集团)有限公司、西安航空动力控制公司、安庆集团有限公司、西安飞行自动控制研究所以及培养中国航空科技骨干人才的西北工业大学。中国航天科技集团公司总经理、中国载人工程副总指挥、“神舟”五号飞船副总指挥张庆伟就毕业于这所大学。

  他说,作为唯一的国家级航空产业基地,阎良集中了中国优秀的飞机设计和制造力量,将在研制大飞机过程中扮演重要的角色。从现有力量分布来看,西安有望承担50%以上的大型客机制造量,大约60%的大型运输机制造量。

  谈到与外国的合作,他特别指出新加坡公司在阎良国家航空产业基地前期给予的支持。他所指的是我国著名女商人、明康宇航(MIL-COMAerospace)前总裁杨黛娜(DianaYoung)。杨黛娜2004年8月,在西安发生的车祸中去世。当时,她到西安就是为了与西安阎良国家航空产业基地成立合资公司,在科技园设立中小航空企业孵化器,以吸引新加坡、美国以及中国航空企业入驻。

  金乾生说:“很遗憾,杨黛娜去世后,我们与新加坡公司的联系就少了。到现在为止,还没有一家新加坡公司进入。我们希望新加坡从事航空零件和维修的公司利用中国生产大飞机的机遇,早日进入我们的航空产业基地。”

  世界吨位最大的模锻液压机项目将启动

  随着中国大飞机项目的正式启动,西安作为中国航空科技中心的地位凸现。各种关键设备、项目和投资纷纷落户西安。

  最近,支撑大型飞机自主研制所急需的关键重型装备——8万吨模锻液压机重大装备项目建设方案,在北京通过专家委员会的论证。这一世界吨位最大的模锻液压机项目将在西安阎良国家航空产业基地正式启动。

  重型模锻液压机是关系到国家安全、经济发展的战略性设备,也是航空制造业的基础性设备。目前,航空强国或地区都拥有4万5000吨以上的重型模锻液压机。美国拥有两台4万5000吨模锻液压机,俄罗斯拥有两台7万5000吨模锻液压机,法国则拥有一台6万5000吨模锻液压机。中国要成为航空业强国、实现大飞机的自主研制,就必须装备自己的重型模锻液压机。

  项目建成后,将超过前苏联、美国、法国、德国等国家锻压设备的吨位水平,填补中国大型锻压设备的空白。对中国大型锻压设备和大型盘件、结构件的制造将起到显着的推动作用,也将为中国大飞机的起飞奠定坚实的基础。

  该项目既有陕西省产业投资公司、国家航空产业基地直接投资,又有国有企业(中国一航红原航空锻铸公司)、民营企业(西安三角航空科技公司)和大学(清华大学)参与。项目预期总投资逾10亿元人民币(下同,2亿新加坡元),将在全面计划、统一设计的原则下,分两期实施。

  同时,中国一航西航集团公司将投资10亿元(2亿新加坡元)在经开区出口加工区建设航空零部件制造厂。工厂将主要为美国通用电气、美国普惠、英国劳斯莱斯、法国斯奈克玛等世界500强企业生产飞机发动机的盘、环、机匣、轴等航空零部件。达产后将形成年出口2.6亿美元的生产能力。

(, )